• 古蘭經的美德


蘇拉 忏悔(讨白)
謝赫 / 萨尔德.阿米迪



  • 〔1〕(这是)一篇解除盟约的宣言,从安拉及其使者传示那些曾与你们缔约的以物配主者。

    〔2〕(以物配主者啊!)你们可以在地面上漫游四个月,你们须知自己不能逃避安拉的谴责,(须知)安拉是要凌辱不信教者的。

    〔3〕(这是)从安拉及其使者在正朝之日传示众人的通告:安拉及其使者对于以物配主者是无干的。如果你们悔过,那对于你们是更好的,如果你们背离,那末,须知你们不能逃避安拉的谴责。你以痛苦的刑罚向不信教者报喜吧。

    〔4〕但以物配主的人们中曾与你们缔结盟约,而没有任何违背,也没有资助任何敌人者,你们应当遵守与他们缔结的盟约,直到满期。安拉确是喜爱敬畏者的。

    〔5〕当禁月逝去的时候,你们在那里发现以物配主者,就在那里杀戮他们,俘虏他们,围攻他们,在各个要隘侦候他们。如果他们悔过自新,谨守拜功,完纳天课,你们就放走他们。安拉确是至赦的,确是至慈的。

    〔6〕以物配主者当中如果有人求你保护,你应当保护他,直到他听到安拉的言语,然后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。这是因为他们是无知的民众。

    〔7〕在安拉及其使者看来,以物配主者怎么会有盟约呢?但在禁寺附近与你们缔结盟约的人,在他们为你们遵守盟约的期间,你们当为他们遵守盟约。安拉确是喜爱敬畏者的。

    〔8〕他们怎么会有盟约呢?如果他们战胜你们,他们对你们就不顾戚谊,不重盟约。他们用甜言蜜语使你们喜欢,他们的内心却不肯实践诺言,他们的大半是犯罪的。

    〔9〕他们以安拉的迹象换取轻微的代价,因而背离安拉的大道。他们的行为确是恶劣的。

    〔10〕他们对信士不顾戚谊,不重盟约。这等人确是过分的。

    〔11〕如果他们悔过自新,谨守拜功,完纳天课,他们就是你们的教胞。我为有知识的民众解释许多迹象。

    〔12〕如果他们在缔约之后违反盟约,而且诽谤你们的宗教,你们就应当讨伐迷信的头子们——其实,他们并无所谓盟约——以便他们停止罪行。

    〔13〕有一族人已经违反盟约,要想驱逐先知,而且首先进攻你们。你们怎么还不讨伐他们呢?难道你们畏惧他们吗?安拉是你们更应当畏惧的,如果你们确是信士。

    〔14〕你们应当讨伐他们,安拉要借你们的手来惩治他们,凌辱他们,并相助你们制服他们,以安慰信教的民众,

    〔15〕而消除他们心中的义愤。安拉将准许他所意欲的人悔过自新。安拉是全知的,是至睿的。

    〔16〕安拉还没有认识你们中那些人是为主道而奋斗,并且未舍安拉及其使者和信士们而以他人为心腹的人,难道你们就以为得自由自在的(不受考验了)吗?安拉是熟悉你们的行为的。

    〔17〕以物配主者,在供认迷信的情况下,无权修筑安拉的清真寺,这等人的善功已无效果,他们将来要永居火狱之中。

    〔18〕只有笃信安拉和末日,并谨守拜功,完纳天课,并畏惧安拉者,才配修筑安拉的清真寺;这等人或许是遵循正道的。§

    〔19〕供给朝觐者以饮料,并管理禁寺的人,与确信安拉和末日,并为安拉而奋斗的人,你们以为他俩是一样的吗?在安拉看来,彼此不是相等的。安拉是不引导不义的民众的。

    〔20〕信道而且迁居,并借自己的财产和生命为主道而奋斗者,在安拉看来,是品级更高的;这等人就是成功的。

    〔21〕他们的主以自己的慈恩、喜悦和乐园向他们报喜,他们将在乐园里享受永恒的恩泽,

    〔22〕而永居其中。在安拉那里确有重大的报酬。

    〔23〕信教的人们啊!你们不要以自己的父兄为保护人,如果他们弃正信而取迷信的话。你们中谁以他们为保护人,谁就是不义者。

    〔24〕你说:“如果你们以为自己的父亲、儿子、兄弟、妻子、亲戚,以及你们得来的财产,生怕滞销的生意,和心爱的住宅,比安拉及其使者和为安拉而奋斗更为可爱,那你们就等待着,直到安拉执行他的命令吧。安拉是不引导放肆的民众的。”

    〔25〕在许多战场上和侯奈因之役,安拉确已援助你们。当时,你们自夸人众,但人数虽众,对你们却无裨益;地面虽广,但你们觉得无地自容,终于败北。

    〔26〕后来,安拉把宁静降于其使者和信士们,并降下你们所未见的军队,他惩治了不信教者,那是不信教者的报酬。

    〔27〕后来,他准许他所意欲者悔过自新。安拉是至赦的,是至慈的。

    〔28〕信教的人们啊!以物配主者只是污秽,故,从今年起不准他们临近禁寺;如果你们畏惧贫困,那末,安拉将以他的恩惠使你们满足,如果他意欲。安拉确是全知的,确是至睿的。

    〔29〕你们当抵抗不信安拉和末日,不遵安拉及其使者的戒律,不奉真教的人,即曾受天经的人,你们要与他们战斗,直到他们亲手,规规矩矩地交纳丁税。

    〔30〕犹太人说:“欧宰尔是安拉的儿子。”基督教徒说:“麦西哈是安拉的儿子。”这是他们信口开河,仿效从前不信教者的口吻。愿安拉诅咒他们。他们怎么如此放荡呢!

    〔31〕他们舍安拉而把他们的博士、僧侣和麦尔彦之子麦西哈当作主宰。他们所奉的命令只是崇拜独一的主宰,除他之外,绝无应受崇拜的。赞颂安拉超乎他们所用来配他的!

    〔32〕他们妄想用自己的口吹灭安拉的光明,但安拉只愿发扬自己的光明,即使不信教者不愿意。

    〔33〕他曾以正道和真教的使命委托他的使者,以便他使真教胜过一切宗教,即使以物配主者不愿意。§

    〔34〕信教的人们啊!确实有许多的博士和僧侣,的确借诈术而侵吞别人的财产,并且阻止别人走安拉的大道。窖藏金银,而不用于主道者,你应当用痛苦的刑罚向他们报喜。

    〔35〕在那日,要把那些金银放在火狱的火里烧红,然后用来烙他们的前额、肋下和脊背。这是你们为自己而窖藏的金银。你们尝尝藏在窖里的东西的滋味吧!

    〔36〕依安拉的判断,月数确是十二个月,安拉创造天地之日,已记录在天经中。其中有四个禁月,这确是正教。故,你们在禁月里不要自欺。以物配主的人群起而进攻你们,你们也就应当群起而抵抗他们。你们应当知道,安拉是和敬畏者在一起的。

    〔37〕展缓禁月,适足以增加迷信,不信教的人们,因此而迷误。他们今年犯禁,明年守禁,以便符合安拉所禁的月数,而犯了安拉所禁的月份;他们为自己的恶行所迷惑。安拉是不引导不信教的民众的。

    〔38〕信教的人们啊!教你们为安拉而出征的时候,你们怎么依恋故乡,懒得出发呢?难道你们愿以后世的幸福换取今世的生活吗?今世的享受比起后世的幸福来是微不足道的。

    〔39〕如果你们不出征,安拉就要痛惩你们,并以别的民众代替你们,你们一点也不能伤害他。安拉对于万事是全能的。

    〔40〕如果你们不相助他,那末,安拉确已相助他了。当时,不信教的人们把他驱逐出境,只有一个人与他同行,当时,他俩在山洞里,他对他的同伴说:“不要忧愁,安拉确是和我们在一起的。”安拉就把宁静降给他,而且以你们看不见的军队扶助他,并且使不信教者的言词变成最卑贱的;而安拉的言词确是最高尚的。安拉是万能的,是至睿的。

    〔41〕你们当轻装地,或重装地出征,你们当借你们的财产和生命为安拉而奋斗。这对于你们是更好的,如果你们知道。

    〔42〕假若那是临近的浮利和中程的旅行,他们必定追随你,但那距离对他们太遥远了。他们将以安拉发誓说:“假若我们能出征,我们必定与你们一道出征。”他们自陷于灭亡。安拉知道,他们确是说谎的。

    〔43〕安拉已原谅你了!认识诚实者和撒谎者之前,你为什么就准许他们不出征呢?

    〔44〕信仰安拉和末日者,不要求你准许他们不借他们的财产和生命而奋斗。安拉是全知敬畏者的。

    〔45〕只有不信安拉和末日,而且心中怀疑的人才向你请假,他们在自己的怀疑中犹豫不决。§

    〔46〕假若他们有心出征,必定早已准备就绪了。但安拉不愿他们出征,故阻止他们。有人曾对他们说:“你们与老弱妇孺呆在家里吧!”

    〔47〕假若他们同你们一起出征,那末,他们只会在你们中间进行捣乱,他们必定在你们中间挑拨离间,你们中间有些人替他们作侦探。安拉是全知不义者的。

    〔48〕从前他们确已图谋离间,他们千方百计地想谋害你,直到真理降临,安拉的事业获得了胜利,同时他们是憎恶的。

    〔49〕他们中有人说:“请你准我的假吧。不要使我遭遇祸害。”其实,他们正堕入祸害之中。火狱确是包围着不信教者的。

    〔50〕如果你获得胜利,他们就觉得难过;如果你遭到失败,他们就说:“我们事先早已提防了。”他们洋洋得意的转回去。

    〔51〕你说:“我们只遇到安拉所注定的胜败,他是我们的保佑者。教信士们只信赖安拉吧!”

    〔52〕你说:“你们只期待着我们获得两大善果之一,我们却期待着安拉降天灾来折磨你们,或借我们的手惩治你们。你们期待着吧,我们确是与你们一道期待着的!”

    〔53〕你说:“你们自愿地或勉强地捐献吧,你们的捐献绝不被接受,因为你们是放肆的民众。”

    〔54〕他们的捐献之所以不被接受,只是因为他们不信仰安拉及其使者,他们不做礼拜则已,但做礼拜时总是懒洋洋的;他们不捐献则已,捐献时总是不情愿的。

    〔55〕他们的财产和子嗣,不要使你赞叹,安拉只要在今世生活中借此惩治他们,而他们的灵魂将在不信教的情况下离去。

    〔56〕他们以安拉盟誓,说他们的确是你们的同道;其实他们不是你们的同道,但他们是胆怯的民众。

    〔57〕假若他们发现一个堡垒,或山洞,或地道,他们必定仓皇地逃窜。

    〔58〕他们中有人挑剔你分配赈款的工作。如果分给他们一份,他们就喜欢;如果不分给他们,他们就勃然大怒。

    〔59〕如果他们满意安拉及其使者给予他们的,并说:“安拉及其使者将以别的恩惠给予你们,我们确是祈求安拉的。”(那对于他们是更有益的)。

    〔60〕赈款只归于贫穷者、赤贫者、管理赈务者、心被团结者、无力赎身者、不能还债者、为主道工作者、途中穷困者;这是安拉的定制。安拉是全知的,是至睿的。

    〔61〕他们中有人伤害先知,称他为耳朵,你说:“他对于你们是好耳朵,他信仰安拉,信任信士们,他是你们中信教者的慈恩。”伤害使者的人们,将受痛苦的刑罚。

    〔62〕他们以安拉对你们盟誓,以使你们喜悦,如果他们真是信士,更应该使安拉及其使者喜悦。

    〔63〕难道他们不知道吗?谁违抗安拉及其使者,谁将受火狱的刑罚,并永居其中。那是重大的凌辱。

    〔64〕伪信的人们恐怕为他们而降示一章经,把他们的心事告诉信士们。你说:“你们嘲笑吧!安拉必定要揭露你们所防备的事情。”

    〔65〕如果你质问他们,他们必定说:“我们不过是闲谈和游戏罢了。”你说:“你们嘲笑安拉及其迹象和使者吗?”

    〔66〕你们不要托辞;你们信教之后确已不信了,如果我饶恕你们中的一伙人,我将要惩治你们中的另一伙人,因为他们是犯罪的人。

    〔67〕伪信的男女,彼此是同类的,他们劝恶戒善,紧握双手,(不肯施舍),他们忘记了安拉,安拉也忘记了他们。伪信者就是放肆者。

    〔68〕安拉应许伪信的男女和不信教者,他们将入火狱,并永居其中,火狱是足以惩治他们的。安拉已诅咒他们,他们将受永恒的刑罚。

    〔69〕(伪信的人们啊!你们)象你们以前逝去的民族一样,不过他们的势力比你们雄厚,财产和子嗣比你们富庶,他们曾享受他们的份儿,你们也可以享受你们的份儿,犹如在你们之前逝去的民族曾享受他们的份儿一样;你们也象他们那样去闲谈吧!这等人的善功,在今世和后世都是无效的。这等人是亏折的。

    〔70〕在他们以前逝去的民族,有努哈的民族,阿德人和赛莫德人,易卜拉欣的宗族,麦德彦的居民和被倾覆的城市的居民,难道那些人的消息没有来临他们吗?那些人的使者们昭示了他们许多的明证,故,安拉不致于亏枉他们,但他们自欺了。

    〔71〕信教的男女互为保护人,他们劝善戒恶,谨守拜功,完纳天课,服从安拉及其使者,这等人安拉将怜悯他们。安拉确是万能的,确是至睿的。

    〔72〕安拉应许信教的男女们将进入下临诸河的乐园,并永居其中,他们在常住的乐园里,将有优美的住宅,得到安拉的更大的喜悦。这就是伟大的成功。

    〔73〕先知啊!你当对不信教者和伪信者战斗,并严厉地对待他们,他们的归宿是火狱,那归宿真恶劣!

    〔74〕他们以安拉盟誓,说他们没说什么,其实,他们确已说过不信教的话,而且他们在表示信奉伊斯兰教之后,又不信了,他们确已图谋不轨,但未得逞。他们非难,只因安拉及其使者以其恩惠使他们富足。如果他们悔过,那对他们是更有益的;如果他们背弃,安拉就要在今世和后世使他们遭受痛苦的刑罚,他们在大地上没有任何保护者,也没有任何援助者。§

    〔75〕他们中有些人,与安拉缔约:“如果安拉把部分恩惠赏赐我们,我们一定施舍,一定成为善人。”

    〔76〕当他把部分恩惠赏赐他们的时候,他们吝啬,而且违背正道,

    〔77〕故,安拉使他们心中常怀伪信,直到见主之日,因为他们对安拉爽约,而且常撒谎。

    〔78〕难道他们不晓得安拉是知道他们的隐情和密谋的,是深知一切幽玄的吗?难道他们不晓得吗?

    〔79〕信士中有人慷慨捐献,有人〔因为贫穷〕只能出力,所以,伪信者们嘲笑他们,安拉已嘲讽了那些伪信者们,他们应受痛苦的刑罚。

    〔80〕你们可以替他们求饶,也可以不替他们求饶。即使你替他们求饶七十次,安拉也不会饶恕他们。因为他们不信安拉及其使者。安拉是不引导放肆的民众的。

    〔81〕使者出征后,在后方的人因能安坐家中而高兴。他们不愿以自己的财产和生命为主道而奋斗。他们互相嘱咐说:“你们不要在热天出征。”你说:“火狱的火是更炽热的,假若他们是明理的。”

    〔82〕让他们少笑些,多哭些,以报酬他们的营谋

    〔83〕如果安拉使你转回去见到他们中的一伙人,而他们要求你允许他们出征,你就对他们说:“你们永远不要同我们一道出征,你们绝不要同我们一道去作战;你们初次确已喜欢安坐家中,往后,你们就同留在后方的人们一起安坐家中吧!”

    〔84〕你永远不要替他们中已死的任何人举行殡礼,你不要亲临他们的坟墓,他们确已不信安拉及其使者,他们是悖逆的死去的。

    〔85〕他们的财产和子嗣不要使你赞叹,安拉只愿借此在今世惩治他们,他们将在不信教的情况下死去。

    〔86〕如果降示一章经说:“你们要信仰安拉,要同使者一起奋斗,”他们中的富裕者就要向你请假,他们说:“你让我们与安坐家中的人在一起吧!”

    〔87〕他们自愿和妇女们在一起,他们的心已封闭了,故他们不是明理的。

    〔88〕但使者和他的信士们,借自己的财产和生命而抗战;这等人正是有福的,这等人正是成功的。

    〔89〕安拉已为他们预备了下临诸河的乐园,他们将永居其中,那正是伟大的成功

    〔90〕游牧人中有人托故来向你请假,他们对安拉及其使者撒谎不肯来请假。他们中不信教者,将遭受痛苦的刑罚。

    〔91〕衰弱者、害病者、无旅费者,(他们不出征)都无罪过,如果他们忠于安拉及其使者。行善的人们是无可非难的;安拉是至赦的,至慈的。

    〔92〕那等人也是无可非难的,当他们来请求你以牲口供给他们(出征)的时候,你 说:“我没有牲口供给你们。”他们就挥泪而去,他们因为不能自筹旅费而悲伤。●

    〔93〕家资富足,而向你请假的人们,才是该受非难的;他们愿与妇女们在一起,安拉封闭了他们的心,故他们不知道。

    〔94〕当你们转回去见到他们的时候,他们要向你们托故。你说:“你们不要托故。我们绝不相信你们;安拉确已把你们的情况告诉了我们。安拉及其使者将要看你们的行为,然后,你们将被送到全知幽明者那里去,他将把你们的行为告诉你们。”

    〔95〕当你们转回去见到他们的时候,他们要以安拉发誓,以便你们避开他们。你们就避开他们吧。他们确是污秽的;他们的归宿是火狱。那是因为报酬他们的营谋。

    〔96〕他们对你们发誓,以便你们喜欢他们。即使你们喜欢他们,(也无济于事),因为安拉必定不喜欢放肆的民众。

    〔97〕游牧的阿拉伯人是更加不信的,是更加伪信的,是更不能明白安拉降示其使者的法度的。安拉是全知的,是至睿的。

    〔98〕游牧的阿拉伯人中有人把自己所捐献的钱财当做罚金,并等待着你们遭难。愿他们遭遇厄运。安拉是全聪的,是全知的。

    〔99〕游牧的阿拉伯人中有些人信仰安拉和末日,他们把所捐献的钱财当作媒介,以获得安拉的亲近和使者的祝福。当然,他们必定要借此而获安拉的亲近,安拉将使他们进入他的赐恩之中。安拉确是至赦的,确是至慈的。

    〔100〕迁士和辅士中的先进者,以及跟着他们行善的人,安拉喜爱他们,他们也喜爱安拉;他已为他们预备了下临诸河的乐园,他们将永居其中;这正是伟大的成功。

    〔101〕在你们四周的游牧的阿拉伯人中,有许多伪信者,在麦地那人中也有许多伪信者,他们长于伪装;你不认识他们;我却认识他们;我将两次惩罚他们,然后,他们将被送去受重大的刑罚。

    〔102〕还有一些人已承认自己的罪过。他们曾使善行和恶行互相混合,安拉或许准他们悔过。安拉确是至恕的,确是至慈的。

    〔103〕你要从他们的财产中征收赈款,你借赈款使他们干净,并使他们纯洁。你要为他们祈祷;你的祈祷,确是对他们的安慰。安拉是全聪的,是全知的。

    〔104〕难道他们不知道吗?安拉是接受他的仆人的忏悔的,是采纳赈款的;安拉是至恕的,是至慈的。

    〔105〕你说:“你们工作吧!安拉及其使者和信士们都要看见你们的工作;你们将被送到全知幽明者那里去,而他要将你们的工作告诉你们。”

    〔106〕还有别的人留待安拉的命令;或惩罚他们,或饶恕他们。安拉是全知的,是至睿的。

    〔107〕还有一些人,修建了一座清真寺,其目的是妨害和睦,加强不信,分离信士,并作为以前违抗安拉及其使者的人的埋伏所,他们必定要发誓说:“我们的宗旨是至善的。”安拉作证:他们确是撒谎的。

    〔108〕你永远不要在那座清真寺里做礼拜。从第一天起就以敬畏为地基的清真寺,确是更值得你在里面做礼拜的。那里面有许多爱好清洁者;安拉是喜爱清洁者的。

    〔109〕以敬畏安拉并祈求其喜悦为地基者更好呢?还是以倾颓的悬崖的边缘为地基,因而随着坠入火狱者更好呢?安拉不引导不义的民众。

    〔110〕除非他们的心碎了,他们所建筑的清真寺,将永远成为他们心中游移的根源。安拉是全知的,是至睿的。§

    〔111〕安拉确已用乐园换取信士们的生命和财产。他们为安拉而战斗;他们或杀敌致果,或杀身成仁。那是真实的应许,记录在《讨拉特》、《引支勒》和《古兰经》中。谁比安拉更能践约呢?你们要为自己所缔结的契约而高兴。那正是伟大的成功。

    〔112〕他们是忏悔的,是拜主的,是赞主的,是斋戒的,是鞠躬的,是叩头的,是劝善的,是戒恶的,是遵守主的法度的;你要向信教的人们报喜。

    〔113〕先知和信士们,既知道多神教徒是火狱的居民,就不该为他们求饶,即使他们是自己的亲戚。

    〔114〕易卜拉欣曾为他父亲求饶,只为有约在先;他既知道他的父亲是安拉的仇敌,就与他脱离了关系。易卜拉欣确是慈悲的,确是容忍的。

    〔115〕安拉既引导了一些民众,就不至于使他们迷误,直到为他们说明他们所应当戒备的行为。安拉确是全知万物的。

    〔116〕安拉确有天地间的统治权,他能使死者生,能使生者死,除安拉外,你们绝无任何保护者,也无任何援助者。

    〔117〕安拉确已允许先知以及在困难时刻追随他的迁士们和辅士们悔过。当时,他们中一部分人的心几乎偏邪,之后,安拉允许他们悔过,安拉对他们确是至爱的,确是至慈的。

    〔118〕他也允许那三个人悔过,他们留待安拉的命令,感到大地虽广,他们觉得无地自容;心境也觉得很狭隘,相信除向安拉悔过外,无法逃避安拉的震怒。此后,他允许了他们悔过,以便他们自新。安拉确是至恕的,确是至慈的。

    〔119〕信教的人们啊!你们要敬畏安拉,要和诚实的人在一起。

    〔120〕麦地那人和他们四周的游牧的阿拉伯人,不该逗留在后方,而不随使者出征;不该只顾自己的安逸,而不与使者共患难。因为凡他们为安拉而遭遇的饥渴和劳顿,他们触怒不信教者的每一步伐,或每次对敌人有所收获,每有一件就必为他们记一功,安拉一定不使行善者徒劳无酬。

    〔121〕他们所花的费用,无论多寡,以及他们所经历的路程,都要为他们记录下来,以便安拉对他们的行为给予优厚的报酬。§

    〔122〕信士们不宜全体出征,他们为何不这样做呢?每族中有一部分人出征,以便留守者专攻教义,而在同族者还乡的时候,加以警告,以便他们警惕。

    〔123〕信教的人们啊!你们要讨伐邻近你们的不信教者,使他们感觉到你们的严厉。你们知道,安拉是和敬畏者在一起的。

    〔124〕当降示一章经的时候,他们中有人说:“这章经使你们中的哪个人更加确信呢?”至于信教者,那章经使他们更加确信了。同时,他们是快乐的。

    〔125〕至于心中有病者,那章经使他们污秽上加污秽,他们至死不信教。

    〔126〕难道他们不知道吗?他们每年受一两次考验,但总是不改悔,也不觉悟。

    〔127〕当降示一章经的时候,他们面面相觑(说):“有人看见你们吗?”他们就溜走了。安拉已改变他们的心,因为他们是不理解的民众。

    〔128〕你们本族中的使者确已来教化你们了,他不忍心见你们受痛苦,他渴望你们得正道,他慈爱信士们。

    〔129〕如果他们违背正道,你说:“安拉是能使我满足的,除他外,绝无应受崇拜的。我只信托他,他是伟大的宝座的主。”

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