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古蘭經的美德


蘇拉 优素福
謝赫 / 萨尔德.阿米迪

  • 奉至仁至慈的安拉之名

    〔1〕艾列弗,俩目,拉仪。这些是明确的天经的节文,

    〔2〕我确已把它降示成阿拉伯文的《古兰经》,以便你们了解。

    〔3〕我借着启示你这部《古兰经》而告诉你最美的故事,在这以前,你确是疏忽的。

    〔4〕当时优素福对他的父亲说:“我的父亲啊!我确已梦见十一颗星和太阳、月亮,我梦见他们向我叩头。”

    〔5〕他说:“我的孩子啊!你不要把你的梦告诉你的哥哥们,以免他们谋害你;恶魔确是人类公开的仇敌。

    〔6〕你的主这样拣选你,他教你圆梦,他要完成对你和对叶尔孤白的后裔的恩典,犹如他以前曾完成对你的祖先易卜拉欣和易司哈格的恩典一样,你的主确是全知的,确是至睿的。”§

    〔7〕在优素福和他哥哥们(的故事)里,对于询问者确有许多迹象。

    〔8〕当时,他们说:“优素福和他弟弟,在我们的父亲看来,是比我们还可爱的,而我们是一个(强壮的)团体;我们的父亲确是在明显的迷误之中。”

    〔9〕(他们说):“你们把优素福杀掉,或把他抛弃在荒远的地方,你们父亲的慈爱,就会专归与你们了,而你们以后还可以成为正直的人。”

    〔10〕他们当中有一个发言人曾说:“你们不要杀死优素福,你们可以把他投入井里。要是你们那样做了,一些过路的旅客会把他拾去的。”

    〔11〕他们说:“我们的父亲啊!你对于优素福怎么不信任我们呢?我们对于他确是怀好意的。

    〔12〕明天,请你让他和我们一同去娱乐游戏,我们一定保护他。”

    〔13〕他说:“你们把他带走,我实在放心不下,我生怕在你们疏忽的时候,狼把他吃了。”

    〔14〕他们说:“我们是一个(强壮的)团体,狼却吃了他,那我们真是该死了。”

    〔15〕当他们把他带走,并且一致决定把他投入井底的时候,我启示他说:“将来你必定要把他们的这件事,在他们不知不觉的时候,告诉他们。”

    〔16〕傍晚,他们哭着来见他们的父亲,

    〔17〕他们说:“我们的父亲啊!我们赛跑时,使优素福留守行李,不料狼把他吃了。你是绝不会相信我们的,即使我们说的是实话。”

    〔18〕他们用假血染了优素福的衬衣,拿来给他们的父亲看。他说:“不然,你们的私欲怂恿你们干了这件事;我只有很好地忍耐,对你们所叙述的事,我只能求助于安拉!”

    〔19〕旅客们来了,他们派人去汲水,他把水桶缒下井去,他说:“啊!好消息!这是一个少年。”他们秘密地把他当作货物,安拉是全知他们的行为的。

    〔20〕他们以廉价——可数的几个银币——出卖了他,他们是不怜惜他的。

    〔21〕那购买他的埃及人对自己的妻子说:“你应当优待他,他也许对我们有好处,或者我们抚养他做义子。”我这样使优素福在大地上获得地位,以便我教他圆梦。安拉对于其事务是自主的,但人们大半不知道。

    〔22〕当达到壮年时,我把智慧和学识赏赐他,我这样报酬行善者。

    〔23〕他的女主人,把所有的门都紧紧地关闭起来,然后,勾引他说:“快来(拥抱)我啊!”他说:“求安拉保佑我!他是我的主,他已优待了我。不义的人必定不会成功。”

    〔24〕她确已向往他,他也向往她,要不是他看见他的主的明证。我这样为他排除罪恶和丑事,他确是我的一个忠实的仆人。

    〔25〕他俩争先恐后地奔向大门。那时她已把他的衬衣从后面撕破了,他俩在大门口遇见她的丈夫,她说:“想奸污你的眷属者,他的报酬只有监禁或痛惩。”

    〔26〕他说:“是她勾引我。”她家里的一个人作证说:“如果他的衬衣是从前面撕破的,那她说的是实话,而他是说谎的;

    〔27〕如果他的衬衣是从后面撕破的,那末她已说了谎话,而他说的是实话。”

    〔28〕当他看见他的衬衣是从后面撕破的时候,他说:“这确是你们的诡计,你们的诡计确是重大的。”

    〔29〕(又说):“优素福,你避开此事吧!(我的妻子),你为你的罪过而求饶吧,你原是错误的!”

    〔30〕都城里的一些妇女说:“权贵的妻子勾引她的仆人,他迷惑了她,我们认为她确是在明显的迷误之中的。”

    〔31〕她听到了她们狡猾的流言蜚语,就派人去把她们邀请来,并为她们预备了一桌席,发给她们每人一把小刀,她(对优素福)说:“你出去见见她们吧。”当她们看见他的时候,她们赞扬了他,(她们都被迷住了),以致餐刀割伤了自己的手。她们说:“哎呀!这不是一个凡夫,而是一位高洁的天神。”

    〔32〕她说:“这就是你们为他而责备我的那个人。我确已勾引他,但他洁身自好。如果他再不听从我的命令,他势必要坐牢,他势必成为自甘下贱的人。”

    〔33〕他说:“我的主啊!我宁愿坐牢,也不愿响应她们的召唤。如果你不为我排除她们的诡计,我将依恋她们,我将变成愚人。”

    〔34〕他的主就应答了他,并且为他排除了她们的诡计。他确是全聪的,确是全知的。

    〔35〕他们看见了许多迹象之后,觉得必须把他监禁一个时期。

    〔36〕有两个青年和他一同入狱,这个说:“我确已梦见我榨葡萄汁。”那个说:“我确已梦见我的头上顶着一个大饼,众鸟飞来啄食。请你替我们圆梦,我们的确认为你是行善的。”

    〔37〕他说:“无论谁送什么食物给你俩之前,我能告诉给你们送的是什么。这是我的主教给我的。有一个民族不信仰安拉,不信仰后世,我确已抛弃他们的宗教。

    〔38〕我遵循我的祖先——易卜拉欣、易司哈格、叶儿孤白的宗教。我们不该以任何物配安拉,这是安拉施于我们和世人的恩惠,但世人大半不感谢。

    〔39〕两位难友啊!是许多涣散的主宰更好呢?还是独一万能的安拉更好呢?

    〔40〕你们舍安拉而崇拜的,只是你们和你们的祖先所定的一些(偶像)名称,安拉并未加以证实,一切判决只归安拉。他命令你们只崇拜他。这才是正教。但世人大半不知道。

    〔41〕同监狱的两位朋友啊!你们俩中有一个要替他的主人斟酒,有一个要被钉死在十字架上,而众鸟飞到他的头上来鹐他。你俩所询问的事情,已被判决了。”

    〔42〕他对他俩中预料会被释放的人说:“请你在你的主人面前替我申冤。”但恶魔使他忘记在他的主人面前替优素福申冤,以至他在监里坐了几年。

    〔43〕国王说:“我确已梦见七头胖黄牛,被七头瘦黄牛吃掉了,又梦见七穗青麦子,和七穗干麦子。侍从们呀!你们替我圆圆这个梦。如果你们是会圆梦的人。”

    〔44〕他们说:“这是一个噩梦,而且我们不会圆梦。”

    〔45〕曾被赦宥并且在一个时期之后想起优素福的那个青年说:“我将告诉你们这个梦的意思,请你们派我去吧。”

    〔46〕“优素福,忠实的人呀!请你为我们圆圆这个梦,七头胖黄牛,被七头瘦黄牛吃掉了,又有七穗青麦子,和七穗干麦子。我好回去告诉人们,让他们知道这个梦的意义。”

    〔47〕他说:“你们要连种七年,凡你们所收获的麦子,都让它存在穗子上,只把你们所吃的少量的麦子打下来。

    〔48〕此后,将有七个荒年,来把你们所预备的麦子吃光了,只剩得你们所储藏的少量麦子。

    〔49〕此后,将有一个丰年。人们在那一年中要得雨水,要榨葡萄酿酒。”

    〔50〕国王说:“你们带他来见我吧!”当使者到来的时候,他说:“请你回去问问你的主人,曾经把自己的手割伤了的那些妇女,现在是怎样的?我的主是全知她们的诡计的。”

    〔51〕国王说:“你们勾引优素福的时候,你们的实情是什么?”她们说:“啊呀!我们不知道他有一点罪过。”权贵的妻子说:“现在真相大白了,是我勾引他,他确是诚实的人。”

    〔52〕“这是因为要他知道,在背地里我并没有不忠于他的行为, 并且要他知道,安拉不诱导不忠者的诡计。●

    〔53〕(他说):“我不自称清白;人性的确是怂恿人作恶的,除非我的主所怜悯的人。我的主确是至赦的,确是至慈的。”

    〔54〕国王说:“你们带他来见我,我要使他为我自己所专有。”他对国王说话的时候,国王说:“今天你在我的御前确是有高品级的,是可以信任的人。”

    〔55〕他说:“请你任命我管理全国的仓库,我确是一个内行的保管者。”

    〔56〕我这样使优素福在国内获得权力,在他所要的地方占优势,我把我的慈恩降给我所意欲者,我不会让行善者徒劳无酬。

    〔57〕后世的报酬,对于信教而且敬畏的人,将是更好的。

    〔58〕优素福的哥哥们来了,他们进去见他。他认出了他们,而他们却没有认出他。

    〔59〕当他以他们所需的粮食供给他们之后,他说:“你们把你们同父的弟弟带来见我吧!难道你们不见我把足量的粮食给你们,而且我是最好的东道主吗?

    〔60〕如果你们不带他来见我,你们就不能从我这里购买一颗粮食,你们也不得临近我。”

    〔61〕他们说:“我们要恳求他父亲允许我们带他来见你,我们必定这样做。”

    〔62〕他对他的童仆们说:“你们把他们的财物放在他们的粮袋里,他们回去的时候也许会认出这些财物,也许会再来一趟。”

    〔63〕他们回去见了他们的父亲,说:“我们的父亲啊!人家不准我们再籴粮了,请你派我们的弟弟和我们一同去,我们就能籴粮了;我们一定把他保护好。”

    〔64〕他说:“对于他我能信任你们,正如以前对于他哥哥我信任你们一样吗?安拉是最善于保护的,也是最慈爱的。”

    〔65〕当他们打开自己的粮袋的时候,发现他们的财物已退还他们了,他们说:“我们的父亲啊!我们还要求什么呢?这是我们的财物,已退还我们了,我们要为我们的眷属籴粮,要保护我们的弟弟,我们可以多籴一驮粮,那是容易获得的粮食。”

    〔66〕他说:“我不派他和你们一同去,直到你们指安拉而和我立誓约,你们誓必带他回来见我,除非你们全遭祸患。”当他们和他立誓约的时候,他说:“安拉是监护我们的誓约的。”

    〔67〕他说:“我的孩子们,你们不要从一道城门进城,应当分散开,从几道城门进去。我对于安拉的(判决),毫无裨益于你们;一切判决只归安拉,我只信赖他,让一切信赖者都只信赖他吧!”

    〔68〕当他们遵照他们的父亲的命令而进城的时候,他对于安拉的判决没有丝毫裨益,但那是叶尔孤白心中的一种希望,已把它表白出来。他曾受我的教诲,所以,他确是有知识的人,但世人的大半不知道。

    〔69〕当他们进去见优素福的时候,他拥抱他弟弟,他说:“我确是你的哥哥,你不要为他们过去的所作所为而悲伤吧。”

    〔70〕当他以他们所需的粮食供给他们的时候,他(使人)把一只酒杯放在他弟弟的粮袋里,然后,一个传唤者传唤说:“队商啊!你们确是一伙小偷。”

    〔71〕他们转回来说:“你们丢了什么?”

    〔72〕他们说:“我们丢了国王的酒杯;谁拿酒杯来还,,给谁一驮粮食,我是保证人。”

    〔73〕他们说:“指安拉发誓,你们知道,我们不是到这个地方来捣乱的,我们向来不是小偷。”

    〔74〕他们说:“偷窃者应受什么处分呢?如果你们是说谎的人?”

    〔75〕他们说:“偷窃者应受的处罚,是在谁的粮袋里搜出酒杯来,就让他自己承受应得的处罚,(把他当做奴仆),我们是这样惩罚不义者的。”

    〔76〕优素福在检查他弟弟的粮袋之前,先检查了他们的粮袋。随后,在他弟弟的粮袋里查出了那只酒杯。我这样为优素福定计。按照国王的法律,他不得把他弟弟当作奴仆,但安拉意欲他那样做。我把我所意欲者提升若干级,每个有知识的人上面,都有一个全知者。§

    〔77〕他们说:“如果他偷窃,那末,他有一个哥哥从前就偷窃过。”优素福把这句话隐藏在心中,没有对他们表示出来,他暗暗地说:“你们的处境是更恶劣的。安拉是知道你们所叙述的事情的。”

    〔78〕他们说:“权贵啊!他的确有一位龙钟的老父;请你以我们中的一人代替他当奴仆吧。我们确认为你是行善的。”

    〔79〕他说:“愿安拉保佑我们,我们只把发现其粮袋里有酒杯的当作奴仆;否则,我们必定是不义的人。”

    〔80〕当他们对优素福绝望的时候,他们离席而秘密会议,他们的大哥说:“你们的父亲曾要求你们指安拉发誓,难道你们不知道吗?从前,你们曾怠慢了优素福。我绝不离开这个地方,直到父亲允许我,或安拉为我而判决,他是最公正的判决者。

    〔81〕你们回去见父亲,然后对他说:我们的父亲啊!你的儿子确已偷窃,我们只作证我们所知道的。我们不是保证幽玄的。

    〔82〕请你问一问我们曾居住的那座市镇和与我们同行的队商吧,我们确是诚实的。”

    〔83〕他说:“不然,你们的私欲怂恿了你们做这件事,我只有很好的忍耐,但愿安拉把他们统统带来给我。他确是全知的,确是至睿的。”

    〔84〕他不理睬他们,他说:“哀哉优素福!”他因悲伤而两眼发白,他是压住性子的。

    〔85〕他们说:“指安拉发誓,你将念念不忘优素福,直到你变成为憔悴的或死亡的。”

    〔86〕他说:“我只向安拉诉说我的忧伤,我从安拉那里知道你们所不知道的。”

    〔87〕他说:“我的孩子们!你们去打听优素福和他弟弟的消息吧。你们不要绝望于安拉的慈恩,只有不信教的人们才绝望于安拉的慈恩。”

    〔88〕当他们进去见优素福的时候,他们说:“权贵啊!我们和我们的眷属遭遇了灾害,只带来了一点劣质财物,请你给我们足量的粮食,请你施舍给我们。安拉一定会报酬施舍者。”

    〔89〕他说:“你们知道吗?当你们是愚昧的时候,你们是怎样对待优素福和他弟弟的呢?”

    〔90〕他们说:“怎么,你呀!真是优素福吗?”他说:“我是优素福,这是我弟弟,安拉确已降恩给我们。谁敬畏而且坚忍,(谁必受报酬),因为安拉必不使行善者徒劳无酬。”

    〔91〕他们说:“指安拉发誓,安拉确已从我们当中拣选了你。从前,我们确是有罪的。”

    〔92〕他说:“今天对你们毫无谴责,但愿安拉饶恕你们。他是最慈爱的。

    〔93〕你们把我的这件衬衣带回去,把它蒙在我父亲的脸上,他就会恢复视力。然后,你们把自己的眷属全部带到我这里来吧!”

    〔94〕当队商出发的时候,他们的父亲说:“我确已闻到优素福的气味了,要不是你们说我是老糊涂。”

    〔95〕他们说:“指安拉发誓,你的确还在你那旧有的迷误之中。”

    〔96〕当报喜者来到后,他就把那件衬衣蒙在他的脸上,他的眼睛立即恢复了视力。他说:“难道我没有对你们说过吗?我的确从安拉知道你们所不知道的。”

    〔97〕他们说:“我们的父亲啊!请你为我们求饶,我们确是有罪的。”

    〔98〕他说:“我将要为你们向我的主求饶。他确是至赦的,确是至慈的。”

    〔99〕当他们进去见优素福的时候,他拥抱自己的双亲,他说:“你们平安地进埃及吧!如果安拉意欲。”

    〔100〕他请他的双亲坐在高座上,他们为他而俯伏叩头。他说:“我的父亲啊!这就是我以前的梦兆的解释。我的主已使那个梦兆变成为事实了。他确已优待我,因为他把我从监狱里释放出来,他在恶魔离间我和我哥哥们之后,把你从沙漠里带到这里来。我的主,对他所意欲者是慈爱的。他确是全知的,确是至睿的。§

    〔101〕我的主啊!你确已赏赐我一部分政权,并教给我一些圆梦的知识。天地的创造者啊!在今世和后世,你都是我的主宰。求你使我作为顺从者而死去,求你使我入于善人之列。”

    〔102〕这是一部分幽玄的消息,我把它启示给你。当他们用计谋决策的时候,你不在他们的面前,

    〔103〕你虽然切望世人信教,但他们大半是不信教的。

    〔104〕你不为传授《古兰经》而向他们要求任何的报酬。《古兰经》只是对世人的教诲。

    〔105〕天地间有许多迹象,他们从旁边走过,而不注意。

    〔106〕他们虽然大半信仰安拉,但他们都是以物配主的。

    〔107〕难道他们不怕安拉惩罚中的大灾降临他们,或末日在他们不知不觉之中,突然降临他们吗?

    〔108〕你说:“这是我的道路,我号召人们信仰安拉,我和随从我的人,都是依据明证的。(我证)安拉,超绝万物!我不是以物配主的人。”

    〔109〕在你之前,我只派遣了城市居民中的若干男子,我启示他们。难道他们没有在大地上旅行,因而观察前人的结局是怎样的吗?后世的住所,对于敬畏者是更好的。难道你们不理解吗?

    〔110〕直到众使者绝望,而且猜想自己被欺骗的时候,我的援助才来临他们,而我拯救了我所意欲的人。我所加于犯罪的人们的惩罚是不可抗拒的。

    〔111〕在他们的故事里,对于有理智的人们,确有一种教训。这不是伪造的训辞,却是证实前经,详解万事,向导信士,并施以慈恩的。

評論